廉政开江

灾区的饭
2022-01-20 09:32:29   点击: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1931年夏天,长江中下游发生特大洪水。洪湖苏区遭遇水灾,洪水淹没了农田,冲毁了房屋。敌军还掘开长江大堤,水淹苏区,致使洪湖一片汪洋,灾民百万。粮食、食盐、布匹、药品等物资奇缺,难民只得靠捕鱼虾、捞菱角、啃树皮度日。

  红九师师长段德昌带领红军化装成老百姓,在郝穴、普济观附近夺下敌军部的军粮库,缴获军粮20万斤。这些粮食被全部运到瞿家湾,解决了苏区的燃眉之急。后来,段德昌获悉簰洲湾有敌人的军粮船队停泊,又立马趁大雾包围敌人的船队,击退赶来增援的敌舰,夺得敌军军粮。

  团中央派来的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员宋盘铭才到瞿家湾不久。这天,他写完一份报告后来到街上走走。他来到一座木桥边,看到一个瘦弱的小男孩靠在栏杆边睡着了。宋盘铭便小心地叫醒小孩,要他回去睡。小孩揉着眼睛说:“我要等我爹回来。”宋盘铭问他爹是谁,为啥等他?小孩说:“我是段传新,爹是段德昌,打仗去了。家里没米了,我要等爹送米回来做饭。”原来这小孩是段德昌的儿子。

  宋盘铭疑惑地问道:“苏维埃政府分给你家的粮食呢?”段传新回答说:“爹去打仗前,把米送了人。前几天,洪湖边逃荒来的人中,有几个病了,娘又把剩余的米送给他们煮稀饭了。家里吃了两天菜团子,现在菜团子也吃光了。”听闻此话,宋盘铭便要段传新带他去家里看看。

  段德昌的夫人洪菊珍正要出去找儿子,见宋盘铭牵着段传新走进来。宋盘铭问洪菊珍,家里没米下锅了怎么不反映反映?洪菊珍说:“水灾严重,部队和群众都很困难,我们能过得去,就不给苏维埃政府和部队添麻烦了。”宋盘铭见灶台上只放着一碗菱角米,再到米缸旁揭开盖子一看,空空如也,一粒米也没有。

  另外一边,段德昌一直在为灾区操心费力,没空管家里的事。他与战士们同喝麦米粥,同吃苦菜团,有时还让给别人,自己饿肚子。炊事班长看到段德昌日渐消瘦,急在心上,他特地到街上买了一只大母鸡,炖了一罐鸡汤,想给段德昌补一补。哪知段德昌怎么也不肯喝,反倒要炊事班长提上鸡汤罐子跟他走。

  他们直奔红军伤员救护所。救护所里住着20多个伤员,恰好开饭。段德昌说:“同志们,这里条件艰苦,缺医少药,用的多半是土医土方子,吃的也只是麦米粥、苦菜团子,难为你们了。你们在战争中、在抗洪抢险中负了伤,是人民的功臣!”他顿了顿,又笑着说:“今天,炊事班长炖了一只鸡,特地来慰问你们!不过,每人只能分得一勺汤和一小块鸡肉。”说罢,段德昌叫人拿来两个大碗,倒出两碗鸡汤鸡肉来,由炊事班长分给伤员们。段德昌将罐内剩下的一些提到重伤员床前,挨个扶起重伤员,再拿起勺子,细心地把鸡汤鸡肉一勺一勺喂进重伤员的嘴里。

  从伤员救护所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炊事班长提着空空的罐子,却仿佛满载而归。

上一篇:古诗词之美,现代人“够”得着
下一篇:召公遗爱

分享到:

川公网安备 51172302000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