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会悟与中共一大
2019-07-10 11:45:24   点击:

关于中共一大会场,人们早已熟知,其中的两处:一处是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一处是浙江省嘉兴南湖一艘游船上。中共一大代表的住宿处是博文女校。当时,为什么要安排在这几个地方,又是谁去安排的?这就必须提到一个人,那就是李达的妻子王会悟,安排这些地方都与她有关。

  1919年,王会悟(1898—1993年,浙江桐乡人)从浙江省湖州湖郡女塾(现湖州二中)学习英语结束后,前往上海寻求妇女独立解放的途径。这时,经上海学生联合会介绍,被黄兴夫人徐宗汉安排到上海女界联合会做文秘工作,在这里她结识了湖南人李达。当时的李达是中国留日学生总会代表,回国办事时与女界联合会有密切工作联系。1920年,李达和王会悟结为伉俪。

  1921年7月,中共一大会议在上海召开前,负责会议筹备工作的是李达。会议筹备中,李达遇到了两件事:一是会场安排,一是代表住处。他把这两件事交给了妻子王会悟去办理。

  联系中共一大会场

  20世纪20年代的上海,各帝国主义列强染指颇深,社会动荡不安,各种黑恶势力较多。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势下,王会悟认为,中共一大会场不能选在旅馆。那选在哪里呢?她在和李达商量时,建议在李汉俊住处开。李汉俊的住处位于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其建筑是上海最具特色的居民住宅——石库门建筑。上海的石库门建筑采用一进院落,房间主体是两层建筑,大量吸收了江南民居的式样。其建筑追求简约,门板不再讲究雕刻。院落大门以石头做门框,门框上边略带花纹,门板取材以黑漆厚木,门板对开两扇,这种门被称为“石库门”。王会悟建议到李汉俊住处开会。对于为什么要选择这一地点开会,1983年8月2日,吉林大学曹仲彬教授专访了王会悟。当时,王会悟回忆说:“因为李汉俊住在他哥哥李书城的公寓里,在上海李书城有好几处公馆,李汉俊住的就是其中一处公馆,如果在此公馆开会,就比较安全。”王会悟在征得李达同意后,亲自去找李汉俊。王会悟对李汉俊说:“建议会议上午开,并在他家楼上开,以便好掩护。楼下家里人来人往,买菜、做饭、洗衣服都可以掩护楼上开会。即使客人来,在楼下接待,楼上开会也不会被发现。”李汉俊同意王会悟的建议。于是,中共一大便在这里召开。

  联系一大代表住宿

  接下来,自然就是找一幢独立的,又与李汉俊住处比较近的地方作为代表住宿处。

  王会悟自然就想到了博文女校。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博文女校的董事长是徐宗汉。博文女校于1916年由黄绍兰与徐宗汉、章太炎夫人汤国梨等在法租界贝勒路(今黄陂南路)的一幢民房创办。当时,汤国梨已经任神州女校(今虬江路四川北路附近)的校长,于是,黄绍兰就担任了博文女校校长,徐宗汉任董事长。后来,由于徐宗汉随黄兴去了美国,章太炎家境也遇到了困难,单靠收取学费难以维持办学,在这种情况下,博文女校在1920年就停办了。1921年,黄绍兰得到了张謇之兄的资助,又租借了蒲石路(今太仓路127号)住宅复校。二是博文女校距离李汉俊住处很近,中共一大代表开会来回非常方便。当时的蒲石路博文女校距离上海望志路106号李汉俊住处只有200米左右的距离。王会悟与博文女校联系住宿的名义是:“北京、广东有几位教师,其中有两位女教师要来上海,准备在博文女校住些日子。当时,博文女校正在放暑假,房子空着,她们就同意了,给安排了楼上的两个房间。后来,代表们来上海后就住下了。为了安全起见,门上了锁。毛泽东来后,门已锁了,王会悟“就安排他住在隔壁走廊,给他找了一床芦苇席子铺在地上,好在是夏天,问题不大”。

  建议中共一大转到嘉兴南湖召开

  中共一大第六次会议是深夜里在李汉俊住处召开的,会议刚开始,就有一个侦探闯进屋里,他借口说走错了。这个侦探走后不久,警察突然前来搜查。在这以后,代表们提高了警惕,为了继续开会,只好转移到附近一个小城市去开。那么,究竟到哪个小城市去开呢?当时,张国焘提出到杭州西湖。对此,王会悟说:“到杭州西湖开会,张国焘等可能被人认出。”于是,王会悟又说:“我的家乡在嘉兴,嘉兴有南湖,有游船,可以到嘉兴去开会。”王会悟的建议得到了与会代表们的赞同。

  最后一天的会议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举行。转移时代表们“是坐的早班火车去嘉兴的,大家是同一批同一趟火车去的。不过,不在一个车厢,而是分散在各个车厢”。董必武、何叔衡、陈潭秋、李达穿着西服呢料坐二等舱。陈公博因在转移嘉兴前的最后一次会议结束后,回大东旅店被密探跟踪,故没有去。马林和尼克尔斯基因是外国人,相貌独特,怕别人认出,也没有去。代表们到嘉兴后,先到县里的张家弄鸳鸯旅馆(现为鸳湖旅馆)落脚,开了两个房间休息。早饭后,请旅馆账房给雇南湖游船,原想雇一艘大游船。而大游船需要提前一天预订(当天订不到)。最后只好雇了一艘中号游船。代表们稍作休息,离开旅馆,到南湖烟雨楼参观。11点左右,各位代表到游船上开会。下午6点多会议结束。

  最后一天的会议解决了几个重大问题,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纲领》和《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选举了中国共产党全国领导人及产生了全国领导机构,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正如毛泽东所说:“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作者:高秀清 摘自2013年第8期《百年潮》,原标题为《王会悟安排中共一大会场和代表住宿的前前后后》)

  

上一篇:贤令杨炯
下一篇:彭司令拒梨

分享到:

川公网安备 51172302000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