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 | 我为什么喜欢"小题大做"
2019-03-08 10:35:55   点击:

  一转眼,今年已经是我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第十个年头,我也从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成为了一个母亲。以前在办案一线的时候,长期早出晚归,有一次长达半年没有“正儿八经”陪过孩子,错过了他学说话最好的时候,孩子快3岁了还不会说话。转岗从事监督工作后,我原以为会轻松点,多出一点时间陪孩子。现在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回想起来,我依然错过了他第一次上幼儿园、错过了参加家长会,甚至从来没有接送过他上学、放学。“监督是基本职责、第一职责”,短短一句话,看似简单,实则不易。

  记得在去年8月,我们室接到了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给自贡市有关环保问题的整改清单,其中群众反映燊海公园有一块被破坏的天然林地属我们室联系的地区,区纪委前期已开展调查并对有关责任人员进行了问责处理,整改报告显示,被破坏的林地在2017年9月完成了补种。当时在室务会上讨论这个事情时,室里面的同志们认为既然已经问责了,也整改了,就没必要再深究。对此,我也曾犹豫,但是这是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整改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无论如何都应该去开展一下“回头看”。

  现场的情况让我们大跌眼镜,虽然整改的大部分区域绿树林立,但中间却有一块大约400平方米的空地很显眼,尽是杂乱的沙土。“这不是糊弄人吗?”憋着火气,我打电话请来了相关部门的同志,“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补种?整改是谁在负责?”面对我抛出的一连串问题,陆续到来的同志都面露难色、吞吞吐吐。环保局的同志说:“这个公园是文广新局在管理,我们插不上手”;文广新局的同志说:“破坏林地的单位是民政局在管,整改工作自然也是他们负责”;民政局的同志说:“我们一直要求‘肇事’单位整改,但他们不听我们的招呼,而且环保督察整改工作的牵头单位又不是我们民政”。当着我们的面,他们踢起了皮球。果然这里面有蹊跷,当时我便暗下决心,在这件事情上不能留余地,不管是谁,是什么原因,必须整改到位,“用十天时间整改,区纪委督促,十天后我们再来”。

  十天后,我们再次来到现场,依旧令人失望。空地上虽然零零散散地补栽了一些树木,但这块空地却被改造成了几个像模像样的“停车位”,补栽的树木正好充当停车线。对此,我表示:“不全部恢复植被,我们还会来第三次、第四次,直至整改到位。”

  就这样,到了11月份,我们第三次来到现场,最终才看到了恢复的植被,给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事后,同事们问我:“这次他们反复整改不到位,为什么不进行追责问责?”我说:“问责并不是我们的初衷,之所以去那么多次,就是为了督促同志们主动认识错误,主动履职尽责。”

  还有一件事情,同样令我记忆犹新。2018年11月,一个拟函询了结的“某市级部门领导干部虚报冒领差旅费、培训费”的问题线索送到了我的手上,仔细审核后,我觉得还有一些疑点,需要再进行抽查核实。“已经函询过了,都准备了结了,再核实会不会不太好,万一他们不配合我们又没查实……”有的同事表达了他们的顾虑。面对这些担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越是面对质疑,越是要仔细、认真地去核查,只有核查清楚了,才能还干部一个清白,群众一个明白。

  不出所料,再次被核查的同志火气很大,“同一个事情需要查两次吗?这样天天跟纪委写说明,还让不让我们干工作了”。但没过多久,我们便发现了这些同志在外出培训期间,有在本地活动的轨迹和报销加班费的票据,当即要求被核查的同志做出说明。又过了几天,纪检监察组打来电话,说他们主动来承认违纪问题了。现在这个线索中涉及的相关人员已经被立案审查,事后我也在总结,谈话函询绝不能一函了之、一谈了之,要打好“谈话+函询+抽查核实”的组合拳,让谈话函询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让被谈话函询对象心服口服。

  有人说,“宋主任喜欢‘小题大做’,难说话,不好对付”,也有人说,“宋主任,你图啥啊,一个女同志这么较真碰硬,要得罪多少人”。确实,在履行监督职责的路上,有辛酸,有阻力,甚至还有被误解,但我们无所畏惧,为了扛起这份责任担当,为了践行党章和宪法赋予的神圣使命,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四川省自贡市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 宋筱茜)

上一篇:浙江:"五张清单"织密党风廉政建设责任网
下一篇:厦门:聘请特约监察员 履行5项工作职责

分享到:

川公网安备 51172302000025号